長江商報 > 華通熱力凈利腰斬現金流降七成 昆侖投資擬清倉減持套現過億

華通熱力凈利腰斬現金流降七成 昆侖投資擬清倉減持套現過億

2018-11-01 06:34:09 來源:長江商報

□本報記者魏度

頂著一片質疑上市的供熱企業華通熱力(002893.SZ)未能爭回一口氣。

華通熱力IPO之時,依賴于政府補助實現了凈利潤小幅增長,且其資產負債率遠超同業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市場多有質疑。上市之后,公司的經營業績不僅沒有改善,反而出現較大幅度滑坡。

剛剛披露的三季報顯示,今年前9個月,華通熱力實現的凈利潤為1822.88萬元,較去年同期的3478萬元下降了47.58%,接近腰斬。不僅如此,今年全年的業績似乎也不太樂觀,且具有不確定性。預告顯示,全年凈利潤變動幅度為-30%至15%。

此外,公司募資僅滿一年,流動性就吃緊,截至9月底,貨幣資金不到7000萬元。而在前9個月,公司現金流凈流出74.40%.

經營業績不爭氣,傳導至二級市場上的是股價大幅下跌。去年10月16日,公司股價最高達43.48元,今年9月3日最低為16元,最大跌幅為63.20%。

與此同時,隨著限售股解禁,IPO之前潛伏的6家基金股東已有撤退之意。前日,公司披露,第一大流通股東昆侖投資擬清倉式減持,將套現過億元。而在此前,臻誠投資已經完成清倉,振銀投資等已經減持所持大部分股權。

凈利潤連續三個季度負增長

上市剛滿一年,華通熱力的業績就開始變臉。

三季報顯示,今年前9個月,公司實現營業收入5.90億元,較去年同期的5.49億元增長了7.41%。同期凈利潤為1822.88萬元,較去年同期的3478萬元下降了47.58%,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為1659.65萬元,同比下降49.07%,主營業務實現的凈利潤接近腰斬。

由于供熱業務具有十分明顯的季節性,一般旺季在每年10月至第二年3月。而在淡季時間,供熱公司大多對管道設備進行檢修維護等。

華通熱力的單個季度財報也體現了這一點。今年一季度,公司實現營業收入5.54億元,同比增長7.31%,凈利潤8567.05萬元,同比下降24.01%。而在二三兩個季度,公司營業收入僅為0.36億元。二三季度,公司的凈利潤虧損金額合計為6744.17萬元。

雖然二三季度虧損屬于行業普遍現象,但上市以來的第一個一季報,公司的凈利潤就出現了兩位數的下降,也令人大跌眼鏡。

在三季報中,公司預告了今年全年業績,預計凈利潤為3654.92萬元至6004.51萬元,變動幅度-30.00%至15.00%。從預告看,四季度的盈利情況還具有不確定性。

其實,華通熱力的經營業績原本就不太理想,且具有不穩定性。

根據公司IPO時招股書披露的數據,2014年至2016年,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為7.34億元、8.56億元、8.63億元,凈利潤為4660.36萬元、4860.26萬元、5072.69萬元(后來披露的凈利潤數據調整為4472萬元、4957.90萬元、49747.82萬元)

數據顯示,IPO期間,公司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增長較為緩慢,其中2016年的營業收入微增、凈利潤微降。

其實,作為一家供熱企業,華通熱力獲得政府補助不菲。2014年至2016年,其收到的政府補助分別為1.64億元、1.82億元、1.25億元,合計為4.71億元,分別占當期營收的22.35%、21.31%、14.53%。這些補助是針對燃料給予的,公司對此并未計入非經常性損益,而是直接接入了營業收入之中。

今年,截至目前,公司尚未披露政府補助情況。不可否認,如果政府補助大幅下跌,將對公司經營業績產生較大沖擊。

機構股東接力清倉

經營業績變臉的同時,華通熱力的股價也大幅下跌,機構股東開始清倉式減持。

華通熱力發行價為8.56元,上市之初一口氣收了11個漲停,掛牌交易一個月,股價達到43.48元,較發行價上漲了4.08倍。此后至今年1月底,股價處于震蕩調整中,但從今年5月份起,基本上是一路下行。至昨日收盤,股價為17.19元。

股價下跌之時,隨著限售股解禁,股東減持的大戲開始逐一登場。

10月29日晚,華通熱力上市以來首次披露股東減持計劃,內容為,股東克拉瑪依昆侖朝陽創業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簡稱昆侖投資)持有公司714.29萬股股份,持股比為5.95%。在未來6個月內,昆侖投資擬通過集中競價交易、大宗交易、協議轉讓等途徑合計減持公司股份不超過714.29萬股。這意味著,昆侖投資正在計劃清倉撤退。截至目前,昆侖投資為公司第一大流通股股東。

根據昆侖投資招股說明書,2013年,昆侖投資先后通過受讓公司控股股東、實控人趙一波131.27萬元出資及參與華通熱力增資,合計出資4677.73萬元,獲得公司股份714.29萬股。以昨日收盤價17.19元計算,一旦昆侖投資全部清倉,將套現1.2億元。

其實,2012年、2013年,華通熱力經營規模迅速擴大,為了解決資金問題,公司密集引進了實地創業投資、桃花源投資、振銀投資、昆侖投資、通用投資、科橋投資等6家基金。在公司上市滿一年后,跟昆侖投資一樣,另外5家基金股東似乎都有撤退之意。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今年9月下旬,在限售股解禁后不到半月內時間,基金股東臻誠投資已經完成了清倉。臻誠投資曾持有華通熱力256.89萬股,持股比為2.14%,為公司第六大股東。同期,基金股東振銀投資、桃花源壹號也相繼完成了初始減持計劃,已分別減持104.86萬股、119.99萬股。由于這三家基金股東持股比均低于5%,華通熱力并未對其減持行為進行披露。

截至目前,僅剩下通用投資和科橋投資尚未實施其撤退計劃。

應收賬款高企現金流吃緊

經營業績不太理想的華通熱力還面臨著現金流吃緊問題。

去年,華通熱力IPO募資2.57億元,截至目前,募資已經全部使用完成。截至今年9月底,公司貨幣資金僅剩下6998.88萬元,較年初的4.21億元少了3.51億元,這其中,除了將募資投向項目外,還有1.37億元用于理財。而同期,公司短期借款2.91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0.81億元,合計為3.72億元。如果用于理財資金全部收回,公司用于年內還債的資金還存在1.65億元的缺口。

今年前9個月,公司經營現金流凈流出1.27億元,同比下降了74.40%,其中,今年一季度凈流出2.49億元。預計隨著四季度供熱旺季到來,公司經營現金流將會出現凈流入狀況,但能否大幅改善全年經營現金流還是未知數,畢竟去年全年,公司經營現金流也僅凈流入1.10億元。

從資產短期變現能力指標看,2015年以來,公司流動比率、速度比例均小于1倍,雖然總體上呈現遞增態勢,但并不很樂觀。

綜上所述,華通熱力存在現金流偏緊問題。

一方面是公司資金不足,另一方面則是公司應收賬款回收不力。這也是華通熱力急需解決的矛盾。

應收賬款高企一直是困擾華通熱力的難題。2014年至2017年,公司應收賬款賬面價值分別為2.35億元、2.46億元、2.32億元、2.81億元,呈現遞增之勢。截至今年9月底,其應收賬款為2.54億元,占當期流動資產的44.25%,占當期營業收入的43.05%。

從應收賬款回收情況看,一季度末,公司應收賬款為3.78億元,經過半年的淡季,收回了1.24億元,占比為32.80%。與華通熱電資產規模相當的大連熱電,目前應收賬款僅1549萬元,規模小于華通熱電的濱海能源,今年一季度末應收賬款為4.83億元,目前為2.44億元,回收率接近50%。

顯然,隨著供熱旺季到來,華通熱電的應收賬款將再次上升,這將對其資金偏緊的局面造成不良影響。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冰球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