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商報 > 夢舟股份實控人資金鏈斷裂2元脫手 飛尚系李非列“高拋低吸”凈賺7億

夢舟股份實控人資金鏈斷裂2元脫手 飛尚系李非列“高拋低吸”凈賺7億

2018-10-22 04:28:39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記者  魏度

    夢舟股份(600255.SH)的資本大戲中,飛尚系在市場大幅調整之際賺得盆滿缽滿。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去年3月,李非列打造的飛尚系在掌控夢舟股份16年后,出人意料地出售控股權。如今,僅隔一年半,飛尚系去而復返。一去一來之間,公司股價從5.1元跌至1.58元。李非列9億元賣出2億元接盤,一次完美的高拋低吸手法,為其凈賺了7億元。

    夢舟股份的前身是鑫科材料,2011年以來,盈利能力不斷下滑,公司頻頻進行資本運作,并推動其向影視娛樂領域轉型。不過,業績突圍不理想。截至今年上半年,影視業務貢獻的營業收僅占公司營業收入的6.4%。

    去年,馮青青通過受讓股權接盤。不幸的是,馮青青接連推進的資產收購均以失敗而告終。或許是資金欠缺,接盤后,馮青青將所持股權全部質押融資。而其接盤后,夢舟股份股價累計跌幅接近七成,導致其資金鏈斷裂。曾經的雄心包括增持公司股份也瞬間化為泡影。

    飛尚系解釋其接盤理由時稱,夢舟股份面臨股份被強制執行而導致控制權變更,應馮青青請求,飛尚系才重返夢舟股份。

    不過,令市場質疑的是,有實力受讓一家公司控股權的馮青青,真的連騰挪2億元資金還債的能力也沒有?其僅以2元就出售了夢舟股份控制權,這次交易真的就這么簡單?

    上周,針對市場上的質疑等,長江商報記者多次撥打夢舟股份電話,但一直無人接聽。

    入主一年半后2元賤賣控股權

    時隔一年半,夢舟股份再次易主。跟大多數公司易主不同的是,夢舟股份的易主則是原控股股東飛尚系卷土重來。

    根據公告,9月28日,李瑞金與公司間接控股股東霍爾果斯紅鷲創業投資有限公司(簡稱紅鷲公司)、控股股東霍爾果斯船山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簡稱船山文化)、北京鼎耀千翔廣告有限公司(簡稱鼎耀千翔)簽署了《增資擴股及股權轉讓協議》。交易分兩步走,第一步,李瑞金對船山文化增資2億元,增資完成后持有船山文化52.38%股權。第二步,紅鷲投資擬以1元將其所持的船山文化26.20%股權轉讓給李瑞金,鼎耀千翔擬以1元將其所持的船山文化21.42%股權轉讓給李瑞金。交易完成后,李瑞金將持有船山文化100%股權,從而通過船山文化間接持有上市公司約1.77億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10%。

    公告顯示,船山文化的全部資產為其所持的夢舟股份股權,按照簽約前一天收盤價計算,這部分股權市值約3.8億元。公司負債為5.52億元,具體為,通過所持夢舟股份的股票質押獲得海峽銀行2.9億元融資、大通資管融資款2億元以及對鼎耀千翔的債務0.62億元。

    紅鷲投資和鼎耀千翔分別持有船山文化55%和45%的股權,馮青青持有紅鷲投資90%股權從而間接控制船山文化,實際控制夢舟股份。交易完成后,李瑞金通過船山文化間接持有夢舟股份10%股份,同時通過一致行動人恒鑫集團控制上市公司1.61%的表決權,合計持有上市公司11.61%的表決權,成為公司實控人。

    上述交易表明,馮青青出讓控股權的交易價僅為2元。當然,前提是對船山文化進行2億元增資。

    實際上,馮青青去年3月才入主上市公司。短短一年半就退出,馮青青身上究竟發生了什么?

    夢舟股份回復交易所問詢稱,船山文化于去年7月向山西信托貸款2億元,紅鷲公司將其所持夢舟股份質押給山西信托擔保。船山文化獲得資金后,0.7億元投資影視項目,其余補充流動資金。結果,影視項目至今未按約支付本息,加上A股市場近期波動大,股價跌幅較大,資金壓力及融資難度大,導致資金鏈斷裂,借款到期無法歸還。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入主夢舟股份以來,除了9億元接盤后,馮青青還曾出資約1000萬元增持,扣除獲得的2億元信托貸款,實際虧損7.1億元。

    飛尚系大賺背后或存抽屜協議

    馮青青的賤賣之舉備受市場質疑,其入主夢舟股份之時,曾承諾60個月內不減持個人直接或間接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維護上市公司控制權穩定。此外,控股股東船山文化曾作出增持承諾,即在2017年9月8日起的6個月內增持公司股份不少于8848萬股。去年9月18日,公司出資近千萬增持195.94萬股,占總股本的0.11%。此后一直未見行動,這也意味著,控股股東的增持承諾懸空。

    5年不減持及增持承諾言猶在耳,馮青青出人意料地爽諾了,且其出讓控股權價格較低。市場對此質疑,飛尚系與馮青青之間可能存在抽屜協議或者其他安排。而在去年受讓股權之時,船山文化剛剛成立,其受讓資金來源也曾受到市場質疑。

    對于上述等問題,交易所接連發出兩份問詢函,追問關于馮青青及相關股東將提請豁免繼續履行前期不轉讓控制權與增持股份的承諾、交易雙方轉讓股權雙方存在抽屜協議等。

    夢舟股份回復,此次控制權轉讓是在紅鷲公司面臨強制執行以及上市公司控制權面臨被動改變的情況下發生的,實屬無奈之舉。客觀上,違反前期承諾,并非馮青青、紅鷲公司及船山文化主觀故意為之。兩次控制權轉讓也不存在其他安排或所謂的“抽屜協議”。未來李瑞金或其一致行動人、船山文化將繼續完成船山文化原增持計劃中剩余需增持的股份數。

    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的是,去年,馮青青受讓股權之時,飛尚系持有夢舟股份13.85%股權,但只出讓9.889%股權。在轉讓后,通過二級市場不斷減持,截至目前僅剩下1.61%股權。據不完全統計,飛尚系通過減持及協議轉讓,累計套現約18億元。

    大有全身而退之意的飛尚系突然在一年半之后去而復返,其舉動也讓人不解。不過,在這場高拋低吸的控股權變動中,飛尚系純賺逾7億元。

    夢舟股份披露的資料顯示,李瑞金為恒鑫集團實控人李非列之母。李瑞金此次增資船山文化的2億元資金,50%來自于李非列弟弟李非文提供的借款。目前,李非文是中國最大民營鋼企沙鋼股份第二大股東。2018年,李非列家族以125億元財富上榜胡潤富豪榜,排名第276位。

    轉型影視4年營收貢獻不足7%

    再次手握控股權的飛尚系面臨著一個多年未能解決的難題,即如何提升夢舟股份盈利能力。

    2002年,飛尚系入主夢舟股份的前身鑫科材料。之后雖然總體上凈利潤并不是很好看,但至2013年之前保持了不虧損的業績。但是,從2011年開始,凈利潤持續下滑,從2010年的0.54億元下滑至2012年的0.10億元,2013年陷入虧損,虧損0.54億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2012年至2015年,公司凈利潤均為虧損。

    在此背景下,公司籌劃轉型。夢舟股份原本主營銅加工,從2014年下半年開始,公司上演追熱點并購大戲,先后籌劃了5次并購重組,涉及影視文化、旅游、汽車服務等多個領域。結果是,只有通過定增13.25億元收購西安夢舟影視100%股權成功,其余4次并購全部以失敗告終。并購頻頻落空,引發市場對公司忽悠式重組質疑。彼時,控股股東所持股權幾乎全部處于質押狀態。

    重組夢舟影視完成后,夢舟股份實行影視傳媒+銅加工雙主業運營,并于2017年7月更名為夢舟股份。

    不過,轉型至今已近4年,影視傳媒業務的貢獻非常有限。以今年上半年為例,公司實現營業收入28.48億元,同比增長14.41%。其中,影視傳媒貢獻1.82億元,占比6.40%,銅加工貢獻25.97億元,占比91.21%。當然,影視傳媒業務毛利率達到44.88%,遠遠高于銅加工業務的5.72%。因此,影視傳媒業務成了公司利潤主要來源。上半年,影視傳媒業務創造的凈利潤為0.49億元,超過銅加工業務。但是去年以來,影視傳媒的毛利率大幅下降。去年同期為57.60%,去年全年為60.46%,而今年上半年為44.88%。

    值得關注的是,去年以來,公司凈利潤持續下降,去年為1.50億元,同比下降21.56%。今年上半年為0.28億元,雖然同比大增258.21%,但是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為虧損0.14億元,同比下降724.13%。主要利潤來源夢舟影視2016年實現凈利潤1.95億元,業績承諾期滿后的2017年,其凈利潤腰斬至1億元。今年上半年不足0.5億元,似乎并無大幅增長可能。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冰球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