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商報 > 闕文彬70億“杠桿收購”致資金鏈斷裂 一年脫手兩A股公司恒康系面臨瓦解

闕文彬70億“杠桿收購”致資金鏈斷裂 一年脫手兩A股公司恒康系面臨瓦解

2018-10-15 07:00:20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記者 魏度

    一年內脫手兩家上市公司控股權,闕文彬打造的恒康系或隨之瓦解。

    10月8日,恒康醫療(002219.SZ)發布公告稱,闕文彬已與張玉富簽署《股份轉讓框架協議》。闕文彬擬將其持有的恒康醫療42.57%的股份及由此衍生的所有股東權益轉讓給張玉富。股權轉讓完成后,張玉富將成為恒康醫療的新實際控制人。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恒康醫療的前身是獨一味,2008年登陸A股。這一年,闕文彬通過恒康發展收購綿陽高新,并將礦業資產注入,更名為西部資源。由此,恒康醫療和西部資源構成的恒康系聞名于資本市場。

    恒康系成立后,闕文彬通過兩家上市公司大舉擴張,其資產版圖不斷擴大。據長江商報記者不完全統計,僅2012年以來,恒康醫療就向近20家醫療領域公司發起收購,耗資超50億元。同期,西部資源籌劃了對7家公司實施收購,耗資約為20億元。

    執掌恒康系10年的闕文彬財富地位的蛻變源于其瘋狂并購擴張,而在擴張過程中的資金幾乎全部來自于減持套現及股權質押。隨著A股市場調整,恒康系的恒康醫療、西部資源股價大幅下挫,導致高比例質押股權的闕文彬資金鏈斷裂。

    擴張不順、盈利能力下降,股權所持股大面積質押之時還被輪候凍結。今年7月份以來,闕文彬輪番賣子求生。截至目前,其已相繼通過協議轉讓股權方式讓出兩家上市公司控股權。

    值得關注的是,西部資源的股權轉讓協議簽署已近三個月,至今因債務償還問題仍未完成過戶,這似乎表明闕文彬的賣子之舉充滿變數。

    恒康醫療3月股價跌75%,闕文彬財富蒸發70億

    闕文彬打造的恒康系或將在半年內分崩離析。2008年,闕文彬通過推動獨一味闖關IPO上市及礦業資產類似于借殼綿陽高新等途徑,短短一年之間就手握恒康醫療、西部資源兩家A股公司,恒康系因此聞名資本市場。此后,闕文彬通過恒康醫療、西部資源頻頻進行資本運作,相繼“染指”煉石有色、ST生化等。縱橫資本市場多年,不斷倒騰股權,但自始至終,闕文彬將恒康醫療和西部資源這兩個上市平臺牢牢掌握在手中。

    然而,執掌恒康系10年之后,風云突變,闕文彬無奈地讓出恒康醫療及西部資源的控股權,一旦交易完成,恒康系將分崩離析。

    闕文彬最先脫手的是西部資源。今年7月26日,西部資源控股股東恒康發展與湖南隆沃文化(簡稱隆沃文化)簽訂協議,隆沃文化擬受讓恒康發展持有的西部資源1.63億股股份,占西部資源總股本的24.55%,總對價6.5億元。交易完成后,隆沃文化成為公司第一大股東,恒康發展持股比降至15.87%,退居公司第二大股東。在過戶前,恒康發展還將表決權委托給隆沃文化。

    當時,恒康發展持有西部資源40.42%股權,為公司控股股東,闕文彬直接持有恒康發展99.95%股權,實際控制了西部資源。上述交易完成后,隆沃文化直接控股西部資源,王靖安取代闕文彬成為西部資源成為公司新的實控人。

    其實,近年來,西部資源的經營業績一直欠佳,2015年虧損2.7億元,2017年巨虧7億元。早在2016年,闕文彬就籌劃出售其控股權,不過并未成功。這一次,是其二度出售。

    一周之前的10月8日,闕文彬將其另一家上市公司恒康醫療也賣了。

    恒康醫療是闕文彬事業起點,也是其最早上市的資產,闕文彬很多資本運作都是通過恒康醫療實施,其在恒康系中的地位可見一斑。恒康醫療于今年6月29日復牌以來,股價最大跌幅75.15%,闕文彬財富蒸發近70億元。

    一年內同時脫手兩家承載其資本運作功能的上市公司控股權,闕文彬打造的恒康系也將隨之瓦解。

    70億加杠桿瘋狂擴張,未達預期資金鏈斷裂

    加杠桿擴張未達預期,風光近10年的恒康系一年間便身陷險境。

    長江商報記者梳理發現,手握恒康醫療和西部資源兩家上市公司控制權后,闕文彬頻頻通過這兩家上市平臺進行資本運作,相繼投資了煉石有色、ST生化等,并成為重要股東。

    此外,闕文彬還推動恒康醫療和西部資源通過收購進行外延式擴張。

    據不完全統計,從2012年2月15日耗資0.65億元收購四川奇力開始,恒康醫療的外延式并購擴張步伐從未停歇。截至目前,收購對象涉及近20家公司,共計需要資金接近60億元。

    去年5月,恒康醫療又發起對馬鞍山醫院的收購。彼時,公司擬以9億元的價格收購馬鞍山醫院93.52%股權。標的醫院是一家非營利性機構,系由馬鋼醫院改制而來。近年來,經營業績持續下滑,但此次收購,交易價格存在超4倍的溢價。

    不過,持續了一年多,恒康醫療鉚足了勁的收購因標的股權確權等多重因素,至今仍未取得實質性進展。

    長江商報記者查詢發現,上述收購大多存在高溢價現象,在已經完成的高溢價收購中不乏業績承諾陷阱。

    2013年,恒康醫療相繼收購德陽醫藥、邛崍福利醫院各100%股權,溢價率分別為313%、217%。但在兩年后,恒康醫療以7500萬元原價返售前述兩家醫院,原因是業績實現數與承諾數相距甚遠,且成長性不足。

    除了恒康醫療,闕文彬還推動了西部資源跨界并購,相繼發起了對恒通客車、交通租賃擔保等7家公司收購,耗資接近20億元。

    上述收購,基本上都是采用現金收購,而資金來源多是通過加杠桿而得。

    值得重點關注的是,為了推動旗下公司擴張,闕文彬本人以及通過恒康發展實施股權質押近百次,截至目前,其所持恒康醫療股權質押率達到99.57%。

    根據恒康醫療回復交易所問詢,闕文彬質押股權所融資金主要用于產業投資,或者用于置換前期投資所產生的借款以及相關投資項目產生的運營費用等。

    遺憾的是,產業投資擴張未達預期,隨著二級市場調整,闕文彬所質押的股權不僅早已爆倉,導致其資金鏈斷裂,所持股權悉數被多家法院輪候凍結,闕文彬成為真正的“負翁”。企查查顯示,早在今年3月,恒康發展被列為被執行人的信息就高達22條,涉及被執行金額近10億元。

    兩上市公司盈利滑坡,西部資源扣非凈利連虧5年半

    闕文彬從富翁變為“負翁”,直接導致其旗下兩家上市公司經營業績大滑坡。

    10月9日,恒康醫療在回復關注函時表示,闕文彬持有公司股份被凍結,不會對公司日常生產經營產生直接影響,但由于闕文彬是公司控股股東及實控人,其所持公司股份被司法凍結對公司融資、對外合作等產生一定不利影響。

    實際上,闕文彬執掌恒康醫療、西部資源以來,除了恒康醫療在2015年實施一次定增募資外,兩家公司再無其他股權融資。

    受融資面收窄影響,兩家公司經營業績都不好看。

    業績最為慘淡的當屬西部資源。2012年以來,公司基本是微利一年巨虧一年,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已經虧損5年半,基本上在退市邊緣掙扎。

    恒康醫療的業績雖然不至于虧損,但下滑勢頭未減。

    2016年以前,借助并購標的業績貢獻,恒康醫療的營業收入從2012年的3.37億元增長至2016年的21.75億元,增長了5.45倍。同期,凈利潤從0.74億元增長至4.04億元,增長了4.46倍。

    但從2017年開始,公司營業收入延續了高增長之勢,但凈利潤接連大幅下滑。2017年,凈利潤為2.03億元,同比下降49.75%,接近腰斬。今年上半年,凈利潤只有0.72億元,同比大降56.3%。

    凈利潤下降之時,公司現金流銳減、應收賬款暴增,進而直接波及公司流動性,引發其償債能力不足,財務風險跡象顯露。2015年至今年6月底,公司貨幣資金從10.15億元減少至3.16億元,應收賬款從5.75億元增長至16.37億元。

    與此同時,截至今年6月30日,公司流動負債40.22億元,流動資產31.93億元。其中,短期借款26.49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2.48億元,合計28.97億元。顯然,僅有3.16億元貨幣資金遠遠不能覆蓋年內需償還的接近30億元貸款。

    在融資面收窄情況下,如何應對可能發生的財務風險,既是對管理層考驗,更是對闕文彬引進戰略投資者考驗。

    值得關注的是,因闕文彬所持兩家公司股份幾乎全部質押、輪候凍結,股權轉讓以償債獲股形式進行,一旦受讓方償債不順利,股權轉讓將面臨變數。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冰球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