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商報 > 銀河表計16干將來自友商思達儀表 潛在過億索賠研發兩連降IPO難期

銀河表計16干將來自友商思達儀表 潛在過億索賠研發兩連降IPO難期

2018-08-27 06:48:32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記者 魏度 實習生 賀夢潔

    18名核心人員中,包括實控人在內的16人來自競爭對手深圳市思達儀表有限公司(簡稱思達儀表),深圳市銀河表計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銀河表計)二闖IPO難言順利。

    銀河表計的IPO之路頗富戲劇性。

    兩年前,銀河儀表向證監會遞交上市申請,并進行了預披露。去年5月24日,上會前夕,公司突然撤回上市申請。今年3月,公司再次申請,并于今年7月進行了預披露更新。

    上會前夕撤回申請,市場將其與一場競業訴訟聯系在一起。上會前2天,銀河表計的競爭對手思達儀表向法院提起訴訟,向銀河表計實控人王功勇、副總經理、技術總監丁富民索賠1.05億元,銀河表計被列為第三人。

    然而,4個月后,法院開庭前夕,思達儀表意外撤訴。

    王功勇與思達儀表之間究竟發生了什么,銀河表計最新披露的招股書并未作出說明。

    不過,長江商報記者初步統計發現,銀河表計的包括王功勇在內的18名核心人員中(不含獨董),有16人曾在思達儀表擔任重要職務。不過,這些人究竟何時從思達儀表離職,是否因為競業限制等原因損害思達儀表利益等,銀河表計未進行披露。

    8月24日,銀河儀表回復長江商報記者稱,公司及公司股東、實控人、董監高及核心技術人員不存在損害思達儀表利益行為,亦不存在糾紛。

    長期關注IPO的人士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大批重要骨干人員從競爭對手處跳槽而來,僅以“不存在損害利益行為”表述,太過蒼白。

    核心人員信披過于簡略

    對大批核心人員信息進行選擇性披露,銀河表計過于簡略的信披或將是其IPO路上的重大障礙。

    銀河表計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主營智能電表、水表、氣表、熱表、計量裝置等以及相關設備的研發、生產的公司,其產品超九成銷往境外市場,目前已經出口至全球60多個國家和地區。

    被銀河表計列為國內第五大競爭對手的思達儀表,成立于1993年,總部位于深圳市,與銀河表計同處南山區。官網顯示,其產品先后出口至亞洲、非洲、歐洲、拉美等近80個國家和地區。

    銀河表計于今年7月20日更新后的招股書顯示,公司7名董事中,除了3名獨立董事外,其余的4名董事王功勇、丁富民、鞏小明、郎相欣均來自思達儀表。公司8名高管全部來自思達儀表,3名監事中2名出自思達儀表,另有其他8名核心技術人員中,6人來自思達儀表。綜合下來,銀河表計的18名核心人員中16名來自思達儀表。

    這些來自思達儀表的人員不僅在銀河表計擔任重要職位,在思達儀表也是“位高權重”。

    銀河表計實控人王功勇是公司董事長、總經理,此前曾擔任思達儀表總經理。董事副總經理丁富民曾是思達儀表總工程師,董事鞏小明曾是思達儀表副總經理,董事、財務總監郎相欣曾是思達儀表財務總監,董秘、副總經理、營運總監龍丹側曾是思達儀表營運中心主任。此前曾擔任思達儀表項目部經理、大區經理、采購部經理、水表事業部總經理、水表事業部國際業務部經理等眾多重要崗位的人員,如今均在銀河表計“官居要職”。

    公開資料顯示,銀河表計雖然是由張海、丁富民、王露、李艷華、孫素文等5人發起設立,但張海、王露等人均系代持,他們是代王功勇、郎相欣、宋寧等代持。

    2013年11月,銀河表計實施員工持股,王維、郭濤、章春鵬、黃慶、龍丹、陶保榮、楊愛軍等多名曾供職于思達儀表人員參與認購。

    大批核心人員來自于競爭對手,這些人員何時離職、何時加入銀河表計、是否存在競業限制等涉及同行競爭問題,招股書均未進行詳盡披露。即便是針對王功勇,公司披露其任職經歷為“曾任珠海恒通電能儀表有限公司工程師、思達儀表總經理”,堪稱惜墨如金。

    值得一提的是,證監會曾在反饋意見中要求銀河表計完整披露董監高和其他核心人員的任職經歷,包括在各單位的任職起止時間及所任具體職務。令人不解的是,銀河表計依然我行我素選擇簡略披露。

    一投行人士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來自競爭對手公司的核心人員信息屬于信披的重要內容,銀河表計信披不完整,或是故意隱瞞什么,這將會影響其IPO進展。

    競爭對手離奇撤訴隱患仍存

    如果不存在私下和解,競爭對手思達儀表離奇撤訴仍將是銀河表計需要面臨的潛存訴訟風險。

    王功勇等大批人員從思達儀表離職是否對該公司經營業績造成重大影響尚不可知,但從銀河表計在IPO關鍵時期,思達儀表突然“捅刀子”似可說明一些問題。

    去年5月19日,證監會官網曾公告安排該銀河表計于5月24日上發審會。5月22日,思達儀表向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分別以王功勇、丁富民作為被告提起損害其利益責任糾紛的訴訟,要求王功勇、丁富民分別向思達儀表支付違反忠實義務所獲得的收入6000萬元、1500萬元,銀河表計作為該兩項案件的第三人。同日,思達儀表以王功勇和深圳創銀為共同被告提起訴訟,要求王功勇向思達儀表支付違反忠實義務所獲得的收入3000萬元并要求深圳創銀承擔連帶責任。上述案件訴訟的訴訟金額合計為1.05億元。

    對于這一突發事件,銀河表計選擇了緊急撤回上市申請,其IPO進程戛然而止。對此,銀河表計回復長江商報記者稱,撤回原因是公司檢視材料發現,有事項需要進一步核實,才決定撤回申報材料暫緩上市進程。

    有意思的是,面對銀河表計作出的反應,思達儀表也進行了回應。南山法院原定于去年9月14日開庭審理上述訴訟案,而在9月12日,思達儀表撤回兩起案件的起訴。

    思達儀表原本想大張旗鼓地討回公道為何突然偃旗息鼓?是否存在私下達成和解?是否有利益交換行為?

    對此,今年6月29日,證監會在反饋意見中,要求銀河表決補充披露相關案件的起訴事由及涉案金額、思達儀表撤訴原因、公司及核心技術人員和關鍵管理人員是否存在損害思達儀表及其母公司利益行為、與思達儀表是否存在潛在糾紛等。

    對此,銀河表計并未作出進一步說明。公司回復長江商報記者稱,公司、王功勇、丁富民未直接或間接與思達儀表達成和解,亦不存在與思達儀表利益交換或其他利益安排,公司及公司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及核心技術人員不存在損害思達儀表利益的行為,亦不存在糾紛。

    對于上述撲朔迷離現象,上述投行人士稱,僅以目前信息暫時難以判斷思達儀表撤訴原因,基于此案發生在銀河表計上市關鍵期,不排除雙方存在利益關系。   

    研發投入占比連續2年下降

    大批核心人員來自競爭對手,讓市場對銀河表計的自主研發產生質疑。

    一名長期關注IPO的人士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從招股書披露的情況看,銀河表計的核心技術人員、關鍵管理人員均曾供職于思達儀表,且在思達儀表任職重要崗位,那么,基本上可以猜度到,銀河表計的核心技術來自于思達儀表,是否存在侵犯思達儀表知識產權行為,也將是各方關注的焦點。

    此外,既然核心技術來自思達儀表,那么,銀河表計自身的自主研發又在哪里?如何保持持續穩定的競爭力?

    在招股書風險提示一欄,銀河表計表示,公司技術開發和創新依賴于在長期發展過程中積累起來的核心技術,以及掌握、管理這些技術的核心技術人員和關鍵管理人員。在目前市場對技術和人才的激烈爭奪中,如果出現核心技術人員和關鍵管理人員流失或核心技術泄密,公司研發成果失密或被侵權,公司技術保密和生產經營將受到不利影響。

    對比發現,銀河表計的核心技術人員和關鍵管理人員來自于思達儀表,是否存在核心技術、研發成果是“竊取”思達儀表的可能呢?

    對此,上述投行人士稱,是否算“竊取”或侵權需要司法部門認定。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雖然銀河表計在研發投入方面不斷增加,但與營業收入相比的占比連續2年下降。

    2015年至2017年,銀河表計的研發投入分別為1782.40萬元、2358.39萬元、2725.46萬元,與當期營業收入的占比分別為6.86%、4.83%、4.31%。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冰球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