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商界木兰”罗静突遭刑拘   旗下博信股份涉嫌联手关联方造假

“商界木兰”罗静突遭刑拘   旗下博信股份涉嫌联手关联方造假

2019-07-09 06:36:00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昔日头顶“商界女王”光环的罗静开始了牢狱生涯。

今年48岁的罗静于1996年在香港创办承兴国?#22987;?#22242;,足泛娱乐、智能硬件、大健康三大产业。截至目前,罗静实际控制有港股公司承兴国际控股(02662.HK)、A股上市公?#38745;?#20449;股份(600083.SH)和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CamsingHealthcare(BAC)。

7月5日午间,A股公?#38745;?#20449;股份公告称,公司实控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分别于6月20日、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昨日,受此消息影响,承兴国际控股股价暴跌80.39%。博信股份早盘以跌停开盘,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午后开盘时,高达7亿元?#26408;?#39069;资金撬板,成功上演“地天板”行情。

不过,这不可能改变博信股份目前所处的困境。

2017年9月,罗静耗资15亿元通过苏州晟隽营销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苏州晟隽)受让股权成为博信股份控股股东。入主博信股份后,罗静和姜绍阳进入董事会,并推动公司向智能硬件领域转型。罗静甚至还为公司提供高达7亿元的财务?#25163;?#20197;支持转型。

然而,目前来看,博信股份进行的似乎更像是一场财务闹剧。拖欠公司货款的三家公司均为控股股东的关联方,且至今仍有数亿元货款无法追回。

在市场看来,博信股份更像是联手关联方进行财务造假,以至于交易所发出是否存在利益安排的问询。

携15亿溢价七成入主A股

在中国香港创业20年后,罗静开始进入中国内地,途径是?#26102;?#36816;作。

1997年,红光实业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但其在上市当年就深陷亏损泥潭。此后,虽经多次变换,公司仍然未能摆脱困境,一直在艰难保壳。

2017年,博信股份上市20周年,这一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仅为0.88亿元,扣非净利润亏损0.01亿元。

就在这一年,博信股份迎来了新主。

根据当初公告,博信股份原控股股东深圳前海烜卓投资发展?#34892;模?#26377;限合伙)(简称烜卓发展)、原第三大股东朱凤廉与苏州晟隽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烜卓发展、朱凤廉分别将其持有的博信股份3470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15.09%)、3060万股股份(约占总股本的13.30%)转让给苏州晟隽,合计为6530万股,占总股本的28.39%。转让价格为23元/股,交易总价约为15亿元。交易完成后,苏州晟隽成为博信股份控股股东,罗静晋升为实际控制人。

令?#21496;?#35766;的是,23元/股的转让价格,较协议签署前的13.20元溢价74.24%,与大多数公司控股权转让的溢价率不超过40%相比,罗静此番受让控股权,付出的代价?#29615;啤?/p>

当年9月26日,股权转让手续完成,罗静正式成为博信股份的实际控制人。同年11月,罗静和姜绍阳进入董事会,前者担任公司董事长,后者任董事、财务总监。

罗静入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对博信股份业务结构进行调整,也就是所谓的产业转型。去年,博信股份将全?#39318;?#20844;司贵州博信矿业剥离,随即筹划出售清远市博成市政工程公司,后者由公司原董事长石志敏?#37038;鍘?/p>

与此同时,博信股份增加业务范围,计划集中精力发展智能硬件及其衍生品业务。去年6月,公司曾公告称,自尝试开拓智能硬件及其衍生产品领域以来,销售渠道持续拓展,自有产品陆续推出,品?#28006;?#21517;度不断提升。因此,公司拟加大对新业务的开发与销售力度。

为了大力支持博信股份转?#20572;?#32599;静似乎也是不遗余力。去年初,博信股份公告称,控股股东苏州晟隽无偿向公司提供授信额度为5亿元的借款,期限为2年。去年10月,这一财务?#25163;?#37329;额提高至7亿元。

此外,苏州晟隽的关联方厦门市恒创瀚?#39057;?#23376;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厦门瀚浩)也向博信股份提高8880万元的无息、无还款期限借款。

频频向博信股份提供财务?#25163;?#30475;样子,罗静要大干一场了。

大做关联生意被疑造假

财务?#25163;?#21463;让股权,罗静在博信股份身上合计投资22.89亿元。博信股份脱困了吗?

2018年年报显?#33606;?#21338;信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5.66亿元,同比暴增1685%,对应?#26408;?#21033;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26408;?#21033;润)为亏损5244.70万元,同比大降722.97%,扣非净利润为亏损0.54亿元,同比下降6191.22%。业绩仍然是非常难看。

其实,在今年1月28日,博信股份还发布了业绩预喜公告,称预计2018年全年净利润为1286万元至1448万元,同?#20173;?#38271;52.75%至71.99%。

导致盈转亏的重要原因是对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合计高达0.76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产生坏账的主要是全?#39318;?#20844;?#38745;?#20449;智通,博信智通是公?#25304;?#19994;务的主要承载者。

博信股份的主营业务构?#19978;允荆?#21435;年,传统的建筑工程施工业务营业收入仅为925.14万元,占比为0.59%,新业务智能硬件业务贡献的营业收入为15.56亿元,占比高达99.36%。

博信智通对外销售的主要对象是吉盛源、天顺久恒、航思科技等。如从去年3月开始至年底,10个月内,博信智通向吉盛源销售的金额为4.08亿元,但截至去年底,仍然有1.19亿元货款未能收回。

同样,博信智通向天顺久恒、航思科技销售也存在巨额应收账款现象,并因此产生?#29615;?#30340;坏账。

有意思的是,今年4月30日,博信股份发布资产减值公告时,?#32422;?#30427;源的应收账款为5891.68万元。看上去似乎是吉盛源后来支付了6000万元货款,实则不然。

经会计师审计,6000万元还款来自于向厦门瀚浩的借款。

根据公司随后披露,博信股份控股股东苏州晟隽是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简称中诚实业)全?#39318;?#20844;司,罗静担任中诚实业董事长、总经理。中诚实业是厦门瀚浩关联公司,前者能对后者?#26408;?#33829;活动产生重大影响。

审计机构认为,上述6000万元不具备应收账款还款?#26408;?#27982;实质,应视为关联方借款。

在天顺久恒、航思科技两家公司身上也存在类似情形。

如此一来,博信智通大做特做生意的对象吉盛源、天顺久恒、航思科技,支付货款来源于厦门瀚浩,后者又为苏州晟隽的关联方。

如此关联生意引发市场对其财务造假的质疑。今年5月12日,交易所对博信股份下发问询函,质问上述交易是否存在潜在关联关系、是否存在商业实质、是否存在利益安排。截至目前,50多天过去了,博信股份仍然未回复问询。

罗静已浮亏逾6亿

博信股份的应收账款事件仍然未了。

公告显?#33606;?#20170;年5月,博信智通分别将航思科技、天顺久恒告上法庭,要求其返还货款本金2020万元、775.744万元,并支付逾期付款期间的资金?#21152;?#21033;息损失及承担案件的全部诉讼费用。

今年6月14日,博信智通又将吉盛源告上法庭,要求其支付货款本金1.19亿元,并承担违约金及案件诉讼费。

在市场看来,博信股份采取法律途径追讨货款或许只是做做样子,因为,深陷囹圄的罗静似乎资金捉襟见肘。

今年6月29日,苏州晟隽将其所持博信股份的股权那全部质押给杭州金投承兴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目的是为满足苏州晟隽的控股股东中诚实业业务发展需要?#23433;?#20805;经营流动资金。

而在7月5日,博信股份公告,苏州晟?#20102;?#25345;公司股权已被江苏苏州市中?#24230;?#27665;法院、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轮候冻结,冻结期限为两年。

现在来看,罗静入主博信股份已经浮亏?#29616;亍?017年7月3日,为了收购博信股份股权,罗静专门设立了苏州晟隽,注册?#26102;?亿元。

根据长江商报记者初步统计,不考虑7.89亿元财务?#25163;?#21338;信股份,单单就15亿元入主而言,23元/股受让股权,以昨日收盘价13.51元(不考虑神奇地天板因素)计算,罗静已经浮亏6.27亿元。

在一券商人士看来,博信股份昨日走出的地天板颇为奇怪,不排除未来股价大幅下跌的可能。毕竟,博信股份仍然未脱困。

显然,100%的股权质押率,一旦未来博信股份股价大幅调整,罗静将面临较大?#38590;?#21147;。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
冰球规则
广东11选5群 11选54码所有组合 体彩p3字谜图迷汇总 世爵娱乐平台的网址是什么 6场半全场开奖 一波中特最准单双王 中彩网北斗17224期预测 山东十一选五任五最大遗漏 河南快三基本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殊死 内蒙古时时彩昨天开奖 20102011德甲积分 六合图库高清版下载 排列五走势图带坐标体彩 广东36选7好彩3奖金查询